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政务服务 > 公众服务 > 医疗卫生 > 健康服务
解除 “魔咒”——贵州省攻克地氟病纪实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2013年5月23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第66届世界卫生大会上,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安冬因“在燃煤污染型地方性氟中毒防控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而荣获“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成为我国获得该奖项的第一人。

07f15fb1b06f9b417ca7b4d5c1554e8.jpg

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批示:安冬是我省众多参与地氟病防制工作科技工作者的一员,为提高人民群众的健康水平作出了积极贡献。

时任贵州省省长陈敏尔批示:安冬同志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为加强地氟病防制、提高群众健康水平做出了突出贡献。

被“魔咒”笼罩的村庄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群从上海、贵阳等地医科院校毕业分配到纳雍县基层卫生院工作的青年人在乡场上看到一个奇特的现象:前来赶场的农民群众普遍长着黑黄的牙齿,许多人关节变形、弯腰驼背,不时会有“X”型腿、“O”型腿的人在乡场上艰难行走。经打听,这种现象世代存在,许多人家都有瘫痪在床的患者。村民们悲伤地说:“得这种病的人已经死了不少,我们看不到希望。”

青年医生们马上想到是不是水源出了问题,他们取水后来到贵阳有关部门检验。结果并非水源惹的祸。那么,原因是什么?问题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于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重大行动”开始在贵州展开。

专家们一波又一波地来到这些个被“魔咒”笼罩的村子里。

在重病区,许多人膝、肘关节不能活动,韧带骨化,脊椎、髋关节、肩关节等大关节以及手部小关节活动受限,全身不停地疼痛。破烂黑暗潮湿的屋内,泥土地上放着农具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有的人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甚至没有电灯。为了治病,有些村民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债。

在那里,许多小孩子已经中毒,中老年人都不同程度骨关节活动受限,甚至驼背,抬不起头,步履艰难。“随着病情加重,他们越来越行动迟缓,关节疼痛,逐渐走不了山路,最后躺下,丧失劳动和生活能力,把家庭拖进穷困……”

岩石、土壤、煤、空气、水、食物,专家们一项一项地筛查。病名终于查清,是“地氟病”。祸首也现了形:燃煤污染。

据2003年全国地方病年报:贵州是全国最严重的燃煤污染型地氟病流行省区。该省氟斑牙病例占全国病例数的一半以上,氟骨症病例数占三分之一以上。该省87个县中有37个县、620个乡、12582个村流行地氟病;全省3800万人口中氟斑牙患者1000余万,氟骨症病人约64万。重病区之一的织金县总人口93万,小学生氟斑牙患病率92.72%,成人氟骨症检出率13.89%,其中中度氟骨症病人33.2%,瘫痪病人0.2%。

贵州打响攻克地氟病第一枪

安冬在第一时间介入了对这个病的防治工作。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干就是30多年。

从确认病区范围、病区流行因素和疾病流行强度调查,到最后建立有效的防控模式,安冬和他的队友就一直从事地氟病的防治工作。近30年的从业时间里,他们始终致力于预防和控制地氟病的工作。

至今安冬还记得第一次感受敞灶的情景,它就是一个几块石头加泥土垒起来的“泥疙瘩”,中间烧煤,烟味刺鼻、刺眼、刺喉,站在门前一两米远,不习惯的就会被熏得打喷嚏、流眼泪。病区农民一年四季就用这种敞灶做饭、取暖,就生活在这种含氟量非常高的煤烟里,他们甚至把粮食堆放在燃烧着的敞煤火的炕笆上烤着,不淘洗直接煮熟后吃到肚子里去,导致全身慢性蓄积性氟中毒。

怎么办?各种方案摆在案头。一种主要通过消灭没有烟囱、把煤烟排放在家里的敞灶,代之以烟囱伸到户外的回风灶或回风炉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然而,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用了整整30年的时间得以完成。

对改灶的难处,六枝特区木岗镇肖忠学就曾倒过“苦水”。“先不说别的,要让农民接受新灶,新灶必须经济、省煤。当时我们镇改灶5000个,样式多,要找到不同灶型节煤的规律不是一件容易事。我们清楚,如果新灶不好烧、费煤,增加了农民生活负担,那么政府降氟改灶、防治地氟病的愿望再好,在经济水平还很低的农村就落实不了。所以我们经常开会,请村干部和农民参加,让大家出主意……”

安冬曾经也很无奈地面对过这样棘手的问题。改灶后仍然敞烧的炉灶、安装好后又被丢弃一边的烟囱和村民要求卫生部门给他们修理坏了的炉灶。村民们说:“这炉灶是你们给的,坏了你们当然应该给我们修好。”

“当时真气人,有些人居然把我们给他配的铁炉子拿去换酒喝。可正是这种‘气人’使我们懂得了地氟病防治必须提高农民的健康意识。村民们的健康素养的提升,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光靠卫生部门是做不到的。我们认识到要解决农村尤其是贫困山区的地氟病,改灶,必须先改人。”安冬说。

扶贫先扶志 改灶先改人

从1997年开始,安冬带着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地氟病防治人员开始探索新的防病模式。他们在龙里县进行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改灶先改人的试点。

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农工党中央主席的陈竺院士至今还记得,2007年夏,他到卫生部任职之初,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吴仪同志就曾专门嘱咐他关注地氟病防治问题。由于贵州燃煤型氟中毒的病区范围占全国的一半以上,防治工作任务非常艰巨,因此他第一次外出调研就选择了贵州。

在病区,陈竺看到安冬和同事们根据病区实际情况,将健康教育引入燃煤污染型氟中毒防控工作中,组织开发了健康教育手册、宣传画和光碟等多种通俗易懂、图文并茂的教育材料,通过广播、电视每天多次传播防制地氟病知识,中小学都开设了防制地氟病的健康教育课;成人、孩子、农民、干部都有不同的防病知识读本,教师、乡村医生和村干部是“健教骨干”,学生和家庭妇女成为健康教育第一目标人群……顺口溜、自编自唱歌咏会、防病知识朗诵会到处都有,“小手拉大手”作文比赛也一场一场举行;“敞灶烘辣椒,吃了要弯腰”、“预防氟中毒,快把炉灶改”、“辣椒食前要淘洗,苞谷放在屋外晒”的标语,“防治地氟病”的宣传画,铺天盖地覆盖病区大街小巷,声势浩大、家喻户晓。

这种有效模式得到卫生部的肯定,在煤烟型地氟病区得到推广。

贵州省以“加速度”拉开了地氟病的大决战。那时,贵州省改炉改灶防治地氟病工作涉及1900万人口,按照贵州省地氟病防治规划,到2010年贵州省需要改炉改灶300万个。共需投入防治经费74250万元,申请中央财政补助36000万元,地方财政承担14250万元,病区群众自筹24000万元。

作为主要技术骨干,安冬将主要精力和工作重点都放在病区防制工作的技术指导上,每年要用三分之二的时间深入病区乡村,面对面和病区群众交谈。“为了说服群众改变过去不健康的行为习惯,让他们接受改良炉灶,我们要经常进村入户,反反复复和老百姓沟通。“一年下来,皮鞋都要走烂几双。”安冬说。

千年“魔咒”被基本解除

从2005年到2010年六年时间,贵州省累计改良炉灶398.65万户,改良炉灶率达到99.34%,率先在全国实现了防治措施全覆盖。这意味着折磨民众数千年的燃煤型氟中毒污染途径已被基本阻断。通过不断加强防控工作后期管理,至今,全省已有31个县及91%的病区村达到消除和控制标准,受益人口达到1280余万人。

第66届世界卫生大会获奖归来,安冬将获得的5万美元奖金捐赠给毕节市卫生学校设立奖学金,资助品学兼优、经济条件困难的学生。他说:“地氟病防治不能实现防控措施全覆盖就划上句号,还需长期的后期管理,必须持续采取针对性的健康教育与行为干预措施,使受威胁人群彻底改变不利于健康的生活习惯。”他希望这笔奖金能促进巩固已经取得的防治成果,为病区百姓免受疾病之苦略尽绵力。

5月10日下午,刚从病区调研回来的安冬在办公室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还将进一步优化业已建立的后期管理模式,让病区老百姓真正形成好的健康行为,消除危害因素,最后实现疾病的控制和消除。”

一场病区的“儿童白牙行动”已经在安冬的脑海中形成。“我将秉承李钟郁博士的精神,为公众的健康而努力工作。”这是安冬和他的队友们的理想。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